大疆创始人汪滔:完美主义者的无人机艰辛创业路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大疆创始人汪滔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2日消息,《福布斯》杂志网络版近日撰文,详细披露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创始人汪滔走过的艰辛创业路。文章称,汪滔是一位完美主义者,在实现自己的梦想过程中,曾遭遇过诸多挫折和失败,曾经的商业伙伴、员工甚至是朋友,由于各种原因与他分道扬镳,但汪滔依旧坚持自己最初的理想,最终带领大疆走向成功。    以下为文章全文:   到目前为止,汪滔还未有过身陷囹圄的经历。他按时纳税,很少喝酒。但在今年一月份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前夕——这也是汪滔今年首次公开接受西方媒体采访——这位碰巧是全球无人机行业位亿万富翁的中国人却发现自己摊上了大事,得罪了美国当局。   在距离汪滔深圳办公地大约8000英里外的华盛顿特区,一位美国政府情报人员多喝了一点酒,然后在凌晨时分拿着朋友的四旋翼无人机出去玩。由于他毫无操作经验,无人机最终消失在夜空中,经过短暂寻找无果后,喝得醉醺醺的他放弃了。拂晓时分,这架无人机被发现坠毁于白宫草坪,这件事立即引发了全球媒体的关注,负责总统安全事务的特勤局随后展开调查。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霸主   这架无人机是由汪滔制造的。今年4月,抗议者还利用汪滔制造的另一架无人机,携带一瓶放射性废料降落于日本首相官邸楼顶;此前一个月,他开发的一架无人机还被犯罪分子用来向伦敦郊外的一座监狱运送毒品、手机和武器。人们利用你的产品不断挑战法律和社会底线,这定会让大多数企业CEO如坐针毡,但这位主导全球无人机革命的低调的中国人却并不担心。   34岁的汪滔说:“我认为这些并不是什么大事。”汪滔是大疆的创始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数据,大疆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达到70%。大疆随后用了一个早晨开发出一款软件更新,然后推送给旗下所有的无人机,它们在升级以后就不会再出现在华盛顿特区市中心周围15.5英里的区域内。“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   去年,大疆售出了大约40万架无人机——许多是其主力机型“大疆精灵”(Phantom)系列——今年的销售收入有望突破10亿美元,相比2014年的5亿美元增长一倍。知情人士透露,大疆的利润已经达到1.2亿美元。在2009年和2014年间,大疆的销售额以每年两到三倍的速度增长,投资者还相信大疆在未来几年仍然可以保持这种统治地位。   今年5月份,大疆从Accel Partners那里获得了7500万美元投资——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在这轮融资中的估值达到80亿美元左右。大疆目前还在以100亿美元的估值实施新一轮融资,而持有公司约45%股份的汪滔的个人资产将达到45亿美元。得益于这笔交易,大疆的董事会主席和两位早期员工预计也将成为亿万富豪。Frost & Sullivan分析师迈克尔·布雷兹(Michael Blades)说,“大疆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UAV)市场,现在所有人都在追赶大疆的脚步。”    成功案例实属罕见   一家公司的目标受众从业余爱好者变成主流用户,而且它在这一过程中还能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这种成功的案例在科技行业发展史上实属罕见。柯达用相机征服了用户,而戴尔和康柏则以PC产品抓住了用户的消费心理,GoPro则用运动摄影机引领科技潮流。当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承诺将用无人机送货上门时,质疑者都抱着一种嘲讽的态度,但无人机正成为科技行业的“下一个大事件”。   无人机已在大规模用于商用:在今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无人机实时传送航拍画面;在今年4月份的尼泊尔7.8级大地震中,救援人员依靠无人机来绘制受灾地区的地图;美国爱荷华州的农场主还利用无人机监测麦田;Facebook将利用自有无人机产品向非洲农场地区提供无线互联网接入;大疆的无人机还出现在《权力的游戏》和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的拍摄现场。   如今,大疆需要用更好、更便宜的无人机来不断巩固其在消费级市场的霸主地位,继续上演“大疆精灵”系列在2013年1月份初上市时的好戏——这款无人机以679美元的价格迅速抢占了大量市场份额。在此之前,如果你想自己动手制造无人机,而且还希望质量能达到一定的水准,那么投入一般都得超过了1000美元。   大疆目前也面临着诸多不利条件,比如说部分竞争对手的产品更便宜,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官僚作风和保守的思想。FAA全面禁止小型无人机的商用,而且不愿迅速推行对全行业有重大影响的政策。总部设在美国加州伯克利的3D Robotics就是大疆的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这家公司由《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创办,其团队中包括一些被大疆裁掉的员工,例如大疆北美区主管科林·奎恩(Colin Guinn)。   奎恩对自己被炒鱿鱼忿忿不平,他将大疆比作“歌利亚”,又将3D Robotics比喻为“最终战胜歌利亚的大卫。”但是,奎恩的新雇主不仅仅是用“弹弓”与大疆进行对抗——3D Robotics的融资总额已接近于1亿美元。   除此之外,大疆还面临着法国无人机厂商Parrot(2014年销售额突破了9000万美元)以及中国本土众多山寨厂商的挑战,他们都渴望从规模不断壮大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分一杯羹。在今年的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数十家创立不久的公司在会展中心展示了他们的无人机产品。    不崇拜世上任何一个人   汪滔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留着小胡子,头顶高尔夫球帽,掩盖着后移的发迹线。乍看上去,他与一家新消费级科技巨擘的形象代言人的身份不符。尽管如此,作为大疆的,汪滔丝毫不敢懈怠,工作态度就像他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宿舍中创建大疆时一样,依旧一丝不苟。   在将大疆打造成为类似智能手机厂商小米和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那样的中国品牌的过程中,汪滔可谓是众叛亲离,与曾经的商业伙伴、好友和员工决裂。但与小米和阿里巴巴不同的是,大疆或许会成为家引领全行业发展潮流的中国企业。正是由于这种主导地位,有媒体也将大疆与苹果公司相提并论——但对于这种赞誉,汪滔似乎并不太在意。   汪滔匆匆走进办公室,而办公室门上写着两行汉字——“只带脑子”(Those with brains only)和“不带情绪”(Do not bring in emotions)。这位大疆的遵守着这些规则,他是一位言辞激烈却相当理性的领导人,每周工作80多个小时,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张单人床。汪滔说,他之所以没有出现在今年四月份大疆在纽约举行的“大疆精灵3”发布会现场,是因为“这款产品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完美。”   “我很欣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一些想法,但世上没有一个人是让我真正佩服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别人更聪明——这就需要你与大众保持距离。如果你能创造出这种距离,意味着你就成功了。”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