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芭比争议背后的故事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编者按

全球最著名的玩偶芭比正经历最艰难的时刻——销量连续下滑,竞争者迅速崛起……偶像老了吗?四面楚歌的芭比娃娃在今年拿出号称迄今为止最为先进的、应用了人工智能的新一代玩具——Hello芭比(Hello Barbie),但批评者声音依然不绝于耳,童年无商业化活动团体(CCFC)甚至兴起了一场覆盖全美的抵制运动。美国作家James Vlahos,在美泰公司所在的加州埃尔塞贡多创想中心,为我们讲述了备受争议的Hello芭比研发背后鲜为人知

故事。


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美国最著名的玩偶(
芭比娃娃
)正试着成就一段不灭的梦想

  这里看起来就是一个孩子的游戏室:玩具堆在置物架上,有一张用来做家庭作业的小桌子,墙上挂着一幅画着树的幻想画。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他们坐在鼓鼓的帕帕桑椅子上(也叫碗椅,是一种比较大的圆形、带弧度的椅子,整个看起来像带腿的蒲团,译注),面对一张矮桌,桌子有一部分被粉色的防水布盖了起来。她们面对的那面墙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都铺了镜子,在镜子后面看不到的暗室里,6 个来自美泰(Mattel)玩具公司的工作人员坐在里面观察着这一切。这个女孩看起来大概 7 岁左右,穿一件绿松石色的长袖运动衫,深色的头发都束在脑后扎成马尾。这个女人名叫林赛·劳森(Lindsey Lawson),是美泰玩具公司的儿童测试专家,深色的头发光洁柔滑,声音听起来像是幼儿园的老师。房间里藏着的麦克风把劳森接下来说的话都传进了后面的屋子。“你马上就有机会玩一个全新的玩具了,”她告诉小女孩,女儿身子前倾着,双手撑在膝盖上。劳森掀开粉色防水布,露出了 Hello Barbie。

  “耶,你来啦!”芭比热切地说,“真是太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艾瑞阿娜,”小女孩说。

  “太棒了,”芭比说,“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她们的对话实现了一个由来已久的梦想:自从玩具出现以来,我们就盼着它们能开口跟我们说话。19 世纪中期的发明家在玩偶的胸腔里装上风箱,并借用芦苇来模仿声带发声,试着让玩偶发出短小的单词音,比如“papa”(爸爸)。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 1877 年的一个笔记本里写道,在他获得了新的有声发明的时候,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商业化的点子就是“让玩偶说话、唱歌和哭泣”。20 世纪,玩具制造商靠有声玩具(比如 1920 年能发出幼儿般声音的 Dolly Rekord)获得了市场的胜利;1959 年,美泰公司发布的新品 Chatty Cathy 能发出包括“I love you”在内的 11 个短语;还有 1980 年代中期问世的
毛绒玩具熊 Teddy Ruxpin,它在讲故事的时候嘴和眼会动。甚至芭比都在 1968 年的时候发出了声音,当时在她身体后面装上了发条,让她能发出 8 个短语。

  让玩偶说话的办法一直以来都是业内的技巧,比如利用隐藏的录音播放设备、录音卡带或者数码芯片。但是在过去 5 年里,人工智能和语音识别方面的进展和突破,已经让我们周边的很多设备(比如智能手机、电脑和汽车)有了和客户对话的能力,它们通过收听用户说话,可以智能回应用户的问题。目前苹果的 Siri、微软的Cortana 都和科幻电影《她》中的理想角色萨曼莎相去甚远。但随着对话科技的提升,语音总有一天可以像键盘和触摸屏一样,成为我们与电脑交流的首选方式——据苹果公司称,Siri 目前每周要处理超过 10 亿条的语音请求。此类技术得到广泛应用之后,专门为孩子服务的人工智能也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以粉红颜色、活力四射的美泰公司 Hello Barbie 形象呈现。它由美泰公司联合 ToyTalk 公司共同制造,后者位于旧金山,专门研究人工智能。Hello Barbie 计划在 11 月上市,目标就是在有利可图的、价值 60 亿美元的节假日玩具市场上大卖。

  对于成人来说,这种日常使用的人工智能的新浪潮还远不够复杂,不足以让我们自己把机器当做活物。也就是说,这些机器离通过“图灵测试”还远得很——这个门槛是在 1950 年由英国计算机科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建立的,他认为,只有当在机器和人类对话的过程中,机器能足够完美地让人信以为真,那它对人类智力的模仿才能够得上“智能”。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就不一样了,因为孩子和成人不一样。多丽丝·伯根(Doris Bergen)说,“对他们来说,要分辨什么是现实、什么不是现实,这非常地困难”,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尤其如此。她是一位研究“玩”的教育心理学家,来自位于俄亥俄州的迈阿密大学牛津分校。这种强烈的为娃娃赋予人性的爱好——也就是相信那些无灵的玩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跟人一样的、鲜活的——在孩子们那里从来就没有限制和束缚,而且他们会更倾向于用一种奇幻的思维来抵御现实中的平庸规则,有着特别强烈的能力去相信虚构的东西。

  Hello Barbie 是迄今为止最为先进的、应用了人工智能的新一代玩具,它的制造者、玩具之父盖比特(Geppetto)有同样远大的抱负:让孩子们相信他们手里的玩具是有生命的——或者至少不是无生命的。艾瑞阿娜的产品测试是在 5 月,地点在美泰公司位于加州埃尔塞贡多的创想中心,离洛杉矶不远。芭比问她,她想不想做一份随机选择的工作,比如水肺呼吸教练员、热气球飞行员。然后她们会去一起玩一场呆萌的厨师游戏,艾瑞阿娜告诉疑惑的芭比,菜谱里各种配料应该怎么放——意大利辣肉肠配披萨,棉花糖配苏打果塔饼干。“跟你一起做饭真有意思呀,”艾瑞阿娜说。

  有一刻,芭比的声音变得认真起来,问她说:“我在想,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芭比开始解释她和她朋友特瑞沙吵了一架,不再说话了。“我真的很想她,但是我不知道现在该跟她说什么了,”芭比说。“我该怎么办?”

  “说‘对不起’,”艾瑞阿娜回答道。

  “你说得对,我应该道歉,”芭比说,“我已经不生气了。我只是想能继续和她做朋友。”

  今年夏天,我去加州埃尔塞贡多造访了美泰庞大的公司园区,一个 Hello Barbie 的原型机就站在玻璃顶的会议室桌子中间,她的金色长发有一束在右边,大部分顺着左肩倾泻而下。她看起来很像基本版的芭比,但是产品设计领头人阿斯兰·爱普曼(Aslan Appleman)解释说,她的大腿其实比之前稍粗一些,因为每条大腿里要放置一块充电电池,一个迷你 USB 充电口也被藏在了她的后背最窄的地方。

  芭比的项链里藏着一个麦克风,只在有人按下或者压住她的皮带扣时才会激活。每一次人们对芭比说的话都会被录下来,然后通过 Wi-Fi 传输到 ToyTalk 的电脑服务器上。语音识别软件会将这些音频转换成文本文档,在对文档进行分析之后,正确答案就会从 ToyTalk 和美泰公司存储的成千上万条数据中筛选出来,再被推送给Hello Barbie 作为回应——所有的这一切操作都能在一秒之内完成。

  “芭比,你的全名是什么?”我看着他们的时候,爱普曼问娃娃。

  “噢!我以为你知道呢,”芭比回应说,“我的全名叫芭芭拉·米莱森特·罗伯茨。”

  自从世界上有了芭比,她就成了讨论玩具对孩子们影响的关键目标。在 1959 年的纽约玩具展上一举成名之后,芭比很快就成为了文化争论的引爆点——先锋女权者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攻击它,安迪·沃霍尔也针对它——但她也成为了有史以来销量最高的玩具之一,全球卖出了超过 10 亿只。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蜂腰以及丰满的双乳,把她和幼稚的玩具们截然分开,并且统治了一个时代;在 1950 年代,那时候芭比还没正式上市,有个妈妈就抱怨美泰玩具公司,说这个娃娃“身材太千篇一律了”。她的出现至今仍然有争议。根据《纽约时报》的档案,在 1972 年的玩具展上,反对者们就抗议芭比和其它一些玩具都鼓励女孩们“只把自己当做人体模型、性器具或者全职主妇”。

  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心理学副教授、研究性别身份的梅·玲·哈利姆(May Ling Halim)说,当孩子们开始上学前班时,他们会大量而迅速地收集关于性别角色的信息——是什么区别开了女孩和男孩,每一种性别应该怎样说话和行事。芭比和其它
洋娃娃并不是这个性别化过程中唯一的影响来源,但它们可能是性别信息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一项 2006 年发表在《发展心理学》上的研究直白地总结道:“接触芭比娃娃的女孩对自己身体的自尊会更低,并且会有更强烈的欲望去拥有更瘦的身材。”

  给芭比赋予声音更是增加了她的潜在影响力。“她说出来的话可能会影响孩子对于怎样做一个女孩的定义,”哈利姆说。一个早期版本、拥有有限语言能力的娃娃——1992 年上市的 Teen Talk Barbie——就因为说出来的话而遭到过批评,它当时说:“数学课好难啊。”美国大学女性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要求美泰召回这些娃娃,然后公司一边道歉,一边从电脑芯片上把这些歧视性的话语删掉了。


配音演员艾瑞卡·林德贝克正在和导演科雷特·桑德门在灌录 Hello Barbie 的对话。

  芭比最近又在做和说话有关的营销,其背后科技的应用实际上源自四年前的一个小插曲。一个叫托比的 7 岁小女孩坐在加州皮德蒙特家里的游戏室地板上,她和她爸爸正拿着 iPhone 通过 Skype 应用和奶奶聊天。挂电话之后,托比盯着房间另一头那只被她叫做“Tutu”的绒毛兔子——那是她最最喜欢的毛绒玩具,然后她把目光移回手机,问道:“爸爸,我能用这个和 Tutu 说话吗?”

  托比的爸爸叫奥伦·雅各布(Oren Jacob),前段时间他还在皮克斯工作,他说,在听到女儿这么说的时候,自己只是笑了一下。雅各布从 1990 年开始就在皮克斯工作,那时候他还只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名本科生。作为一名技术指导,他帮着创造了《玩具总动员》里巴斯光年的飞行场景和《海底总动员》里的水下世界。2008 年,他被提升为首席技术官,直接向约翰·拉塞特和史蒂夫·乔布斯汇报工作。

  雅各布在 2011 年辞职,想做一些新的尝试。很快,他和马丁·瑞迪(Martin Reddy)就搭上了线,后者曾任皮克斯的高级软件工程师,两人决定创建一家公司。但是两个人苦苦找不到适合做的项目,于是雅各布向瑞迪提起了他和女儿的那段对话,而且在和玩具说话这个议题之下,他们越讨论、就越发掘出了很多卓有前景的想法——有些甚至是革命性的,和早年使用电脑创造动画的前卫想法不相上下。“如果你可以把一个无与伦比、可以乱真的角色带入对话当中,它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雅各布说他和瑞迪想过这个问题。“你会去创造什么样的形象角色,会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能提供什么样的娱乐?”

  按照硅谷的标准,雅各布已经不年轻了——他今年 44 岁,剪得很短的头发已经开始变白了。但他有种顽童般的性格,喜欢短袖和亮色 T 恤,而且热情似火,从他嘴里出来的句子总是跟拍卖师一个节奏。他和今年也是 44 岁、拥有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瑞迪在 2011 年创立了这家叫做 ToyTalk 的公司,至今拿到了 3000 万美元的投资,公司有 30 个员工,包括工程师、人工智能专家、自然语言处理专家和创意团队。公司的第一款商业化产品是一系列智能手机和平板应用,应用里是可以回应对话的各类角色。但在今年早些时候,ToyTalk 和美泰联合起来,打造了一款可以真正倾听的芭比娃娃。

  美泰承诺将在 2015 年 11 月推出这款产品,但到 2 月份时,芭比的台词还没有写出来,也没有通过审核或者开始录制。娃娃里要用到的技术几乎没有一样是现成的,美泰要的是能塞进芭比娃娃著名的苗条身材里的各种特定功能和部件。“就拿 Wi-Fi 发射器来说,我们同时就有五家供应商在努力研究解决方案,”爱普曼说。

  但美泰的高管觉得,他们需要被推着往前走了,但原因不只是因为芭比的品牌现在正在遭遇危机。2011 年,美泰芭比类产品的销售额是 13 亿美元,但到 2014 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了 10 亿美元。在美泰内部,一个典型的产品团队可能会有 15个人来处理 40 到 75 种产品,而 Hello Barbie 的团队就有它的两倍大,同时还有一些人在专门开发这个新娃娃。一般情况下,产品开发的时间线是 18 个月,而留给Hello Barbie 的开发时间只有正常时间的一半。

中外玩具网专题探讨芭比的没落

  5 月,有三个 30 多岁的 ToyTalk 公司员工——莎拉·伍尔费克(Sarah Wulfeck),尼克·佩尔泽(Nick Pelczar)和丹·克莱格(Dan Clegg)——先后走进了公司旧金山分部的会议室中。佩尔泽和克莱格是演莎翁剧的演员,仍然定期活跃在舞台上;伍尔费克学习戏剧写作,在好莱坞做旁白配音工作。三个人都曾为 ToyTalk 公司的智能玩具配过音。但是谈到 Hello Barbie,他们要做的是写出内容来丰富芭比娃娃空洞的脑袋。[另一位演员丹尼尔·弗利莫(Danielle Frimer)也将加入这个团队。]“我们尝试将从一点一滴设计她的性格,并将她塑造成一个完美的伙伴,”伍尔费克说道。

  现在他们的写作已经进行了两个月,整个团队共完成了大概三千句对话——大部分都是关于时尚、事业、动物和各种主题等等互不相关的对话单元。在这个项目结束之前,他们还有五千条对话要写。伍尔费克打开了一台电脑,开始写一个叫“牵线”(PullString)的程序,这个名字是为了向 20 世纪中期让玩具开口说话的探索致敬而起的。ToyTalk 的工程师开发了这个软件,它能让非程序员也能进行小孩子与芭比娃娃对话的创作。

  写手们正在做一个相对简单的游戏,芭比在这个游戏中是游戏节目的主持人,她会要求孩子们向家庭成员颁发奖品。伍尔费克已经完成了这个对话单元,现在他希望得到其他人的反馈。他们开始玩儿这个游戏,佩尔泽负现说孩子的话,伍尔费克负责把他的话输入到程序中,并且读出“牵线”程序为芭比生成的应答。

  “这个奖项要颁发给永远能吃到最后一根薯条、胡萝卜条和饼干的人,我们接下来将要颁发的就是‘最后一个吃货奖’!”“饰演”芭比的伍尔费克说道,“这个大奖最终将花落谁家呢?”

  “我的哥哥安德鲁,”佩尔泽说道。

  “你的哥哥,”伍尔费克一边回答,一边读出了程序在屏幕上显示的答案:“他是抢‘最后一个’的能手,你知道吗?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出手很快而且经常很饿,”佩尔泽答道。

  在另一次参观中,伍尔费克向我展示了人工智能的工作原理。她敲着键盘给我做了个简单的演示,“嗨,你怎么样啊?”屏幕上方出现了一行芭比说的话。下一步工作人员就要列出一个单词列表,这个列表里有声音识别软件需要在小朋友们答话中识别的词汇,比如“还不错”、“还行啦”、“非常好”或是“还不赖”。程序能导出关键词,这样一来当听到“不错”这一类积极的词汇时,芭比会回答“太棒了!我也是”,而听到“不怎么样”这种消极的回答时芭比则会说“你不开心我也很难过。”

相关阅读


芭比在窃听?美泰语音娃娃新品遭遇全美抵制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