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淇淇毛绒玩具厂

人民币汇率波动下,玩具制造商与零售商的价格博弈战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编者按
在中国刚宣布人民币贬值后,美国及欧洲的玩具零售商迅速向供应商提出减价的要求,这做法合理吗?Toy World杂志出版人John Baulch表示怀疑,并撰文表达自己的观点,以下中外玩具网带来相关文章:


人民币汇率下降:供应商的利润被侵蚀。

  有一句老掉牙的箴言:人生只有两件事情是必然的,就是死亡和缴税;也许对大多数玩具供应商来说,还有第三件事情,就是零售买家必有需索;甚至有理由怀疑,有零售企业专门成立部门研究新方法向供应商索取好处。

  以往,零售商向供应商提出的要求只限于圣诞目录捐款、店内宣传活动及合资登广告等。现在,零售商却不时向供应商的钱包打主意,没完没了,还抓紧机会以违反合约上的条款及细则为理由,要求供应商赔款,纵使有时只涉及鸡毛蒜皮小事。

  有些供应商指出,某些零售商通过非交易性质活动所赚取的利润,与售卖产品所赚取的一样多。这样说也许是开玩笑,但这个尖锐的夸张说法,正好反映供应商强烈认为双方的对话是一边倒由零售商主导,而且情况一直如此。

  看供应商与零售商最近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反应,说明了双方态度存有鸿沟。上个月传媒广泛报道,为刺激经济增长及推动出口,中国让一直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民币贬值。中国政府于8月11日宣布人民币贬值近2%,创下自1994年以来最大贬幅。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贬值3.2%。

  不出所料,美国零售商迅速作出反应,数日后,路透社报道包括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在内的多个主要零售商,由于认为人民币贬值会令生产成本下降,因此已与中国供应商展开磋商,希望获得利益。

  据悉,很多美国零售商与供应商的合同是逐年签订,以美元计价,并订明当汇率变动走超预订范围时,可重新商议价格。有零售商根据相关条款即时要求获取利益,另一些则可能待商议新合同时提出要求。

  英国及欧洲零售商很快加入美国同业的行列。9月初已有玩具供应商收到零售商来信,其中英国最大玩具零售商Argos,便是第一家公司要求供应商提交方案表明「如何调整价格至配合目前市场情况」。


Argos:希望获得退款。



Toys R Us:要求供应商减价。

  此举当然不会受供应商欢迎。我收到多家玩具公司来电对此问题表达近似的意见,他们共同关心的问题是全球绝大部分零售商一直以来都抗拒加价,而中期而言,波动的汇率市场亦为他们带来烦恼。

  一名供应商说:「价格一旦下跌,想再加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无法以『汇率变动令我们这方受影响』的反向理由提出加价。」另一名供应商指出:「曾经试过,当美元汇率上升时,不少零售商说你们得益了,我们要分一杯羹;但当美元汇率下跌时,没有人肯让价格还原本位。」

  供应商亦指出,报价其实涉及时间性的问题,所以不能答应零售商的要求。一名供应商说:「这显示他们(买家)并不十分了解市场,也不明白我们订货是需要提前多久时间,不能走到工厂要求人家立即给你减价。」另一名供应商也同意这说法:「供应商已与厂商订立了2016年春夏季产品的价格。但由现在到明年春夏这段时间甚么事都可能发生呢。」

  也许供应商最大的烦恼就是面对零售商的无理要求。一名供应商总结说:「过去4至5年人民币不断升值,我们努力争取加价,最后却只能维持原价,我们真的感到挫败。甚么是『选择最有利的讯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零售商的做法就是最极端的写照。


Baulch:「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反应说明鸿沟存在。」

  「当我们向零售商提出『劳动成本正不断增加,或人民币大幅升值』这些问题时,对方根本听不进去。但只要人民币稍微疲弱,他们便立即出击。我很想知道,他们计算成本时有否考虑到广东省的最低工资已增加了19%。不过坦白说,他们不可能懂得计算,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某些产品的制造过程有多劳动密集。」

  虽然我访问每名供应商都坚决说不会答应零售商要求,但看来无可避免地,有一些会因为压力而愿意与对方进行对话,甚至可能在姿态上作出一些退让。若所有供应商都真的那么强硬,一开始零售商根本不会提出要求。

  对玩具供应商来说,零售商的态度往往令人很沮丧,因为每当遇上由于经济环境影响而必须加价,他们都不会体谅。更令玩具商感到挫败的是当情况逆转时,零售商却迅速提出减价要求。你当然可以说,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了。有人甚至认为这就是所谓互惠互利长期生意伙伴关系的迷思,而很多零售商十分乐意促进这种伙伴关系。
(香港贸发局)

· 相关阅读

中国玩具市场概况2015:玩具人的从业指南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