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云和木玩蓄“文化”之力导演新童话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儿童第三空间 云和宣传部 提供
快乐童年 云和宣传部    中新网丽水6月14日电(记者 童静宜 李婷婷)无处不在的“木玩元素”、奇思妙想的“木玩乐园”、融入生活的“木玩文化”……这是近日记者在浙江省云和县看到的童话般世界。云和木玩,从上世纪70年代起步,逐渐发展壮大,成为国内的木制玩具生产、出口基地和享誉中外的“中国木制玩具城”。时光推移,如今云和的木玩产业已不再是“单支孤花”的发展,而是插上“文化”的翅膀,“导演”出了新童话。    融入文创元素抢摊市场   197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云和得到了一批木制玩具的生产订单。而后,当地一批二轻、乡镇集体企业依托本地资源优势转产木制玩具。木玩王国就此起步。   如今,在这个面积不到1000平方公里的地方,座落着大小700多家木玩企业,全县四分之一的人口从事着与木玩相关的工作,年产值逾30亿元,出口份额占到国内同类产品的60%。   21世纪初,本该是云和木玩平稳前进的时期,但许多企业在安逸中隐约觉察到危机:贴牌生产的低利润、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低科技含量,以及木玩缺乏文化的内涵等等,都是桎梏其长远发展的顽疾。   另外,受国际金融危机、劳动力成本上升、技术贸易壁垒等影响,云和传统木玩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继续从前“海外接单—代加工—出口”的老路,无疑是夹缝求生。怎么办?   渴望谋变的云和企业家意识到,长期生存就需要独辟蹊径找到自己的发展之道。巧的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瞄上了“文化创意”。   为面对挑战,云和当地政府也专门成立了文创产业办公室,设立100万元的文创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并制定《木制玩具块状产业提升及区域品牌培育创建方案》,激发木玩企业投身文创产业的热情。    木玩产业嫁接“动漫”试水原创   作为新生代玩具人的领军人物,浙江木玩世家玩具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彬最有发言权。   “以前玩具玩的是色彩、是外形,现在玩的是内容、是文化。”何彬充满自信的说。   2010年5月,他成立杭州定格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大胆提出将木制玩具与时下最为流行的动漫产业相结合,依托动漫带动木玩衍生产品的开发。   没想到,二者碰撞出的火花让人惊叹,效果立竿见影:由该公司拍摄完成的52集原创动画《木木部落》入选2012年度国家广电总局第四批国产动画片名录,亮相2012年度法国戛纳秋季电视节,一举获得西班牙、瑞典、芬兰等欧洲五国客商合同,并已开发135款衍生玩具投放市场;动画片《嘟嘟镇》荣获2014年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潜力动画系列片奖……   “在制作动漫的同时,木玩企业便成为动漫产品的生产基地,一条整合动漫创作和玩具开发、生产、销售的完整玩具产业链初步形成。”何彬说,公司在成立的短短几年时间内所制作的动漫产品已经数次在国内外获奖,证明了这是一条能够让云和木玩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一个简单的木偶,在何彬手中拥有了生命。这次试水也意味着,云和首次实现了将原创动漫制作纳入发展企划,而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把“绣球”抛向这个新的产业链。   近年来,云和先后与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杭州国家动画产业基地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等达成了10余个合作协议,并促成多家玩具企业为《葫芦兄弟》、《三国演义》、《马兰花》等动漫作品开发木制衍生玩具。今年年初,新云木业集团还与深圳崇德影视传媒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计划投资3亿元合作拍摄原创动画片《小小鲁班》并合作开发衍生产品。    木玩联姻幼教开启智慧人生   几块小小的积木,可用来搭摩天大厦,也能搭“诺亚方舟”,孩子们打开自己的想象力尽情组装,玩得不亦乐乎。   “我们的产品,孩子真是玩到停不下来,只要一进木玩区角,哪里还顾得上找iPad!”浙江波菲教育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昌华很庆幸之前做的“冒险决定”,为此短短两个月里波菲拿到了高达几千万元的订单。   “2010年前的波菲是以外贸订单贴牌生产为主,利润空间小,竞争力不强。”叶昌华回忆说,当初代工多是为韩国的教育集团做幼教木玩,但把视角放回国内,他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不能在国内开辟一条木玩和教育搭边的新路?”   叶昌华决定一试。他慢慢将公司代加工的一部分重心转移到科研上来,并聘请组成了专家团队,设计研发适合幼儿教育的木玩产品“幼儿园八大区角游戏”及相应的教学课程。   八大区角,指的是建构区、表演区、科学区、工作区、阅读区、益智区、美工区和角色区。另外还为每个区角确定标准配置玩教具,孩子们在这能用五彩斑斓的木玩做科学小实验、开音乐会。   “不知不觉在玩中学习,提升了他们的动手能力、创造力、专注力和开拓性思维等。”叶昌华介绍,正因此,波菲设计的这款木玩产品一面市就供不应求。   如今,叶昌华逐渐将所有重心都转到发展儿童幼教玩具上,致力打造“幼教的小航母”。“玩具不该仅是?‘玩’而已,更应该开发?’育’的功能。”如今深谙转型之道的叶昌华早已设计好未来:“我们卖的不是玩具,而是一种教育方案,将两者打包销售。比如公司设计出一套户外游戏的产品,我们会先给客户输送教育理念,包括产品会对孩子教育产生什么帮助。当你认可了我们再提供解决方案,即老师孩子如何操作。最后再送你木制玩具。”他说,“这时木玩的人工成本或者材料成本提高对我们就没影响了,因为真正贵的是理念,所以我们有自主定价权。”   波菲针对国内空白开辟了木教玩具市场,据介绍目前云和生产教玩具的企业已近20家,而与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幼儿教育》杂志社联合开展幼儿学前教育理念研究,研发的5大系列120套幼儿语言教育类玩具也已推广到幼儿园使用。    木玩携手旅游掀营销热潮   “我们生产的‘伤脑筋十三块’木制玩具,成本只有人民币20多元,但现在国内外的市场价是98元,每年销售量不低于10万,这就是文化创意的植入赋予了玩具新的生命。”浙江金尔泰玩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游小卫,以热销玩具“伤脑筋十三块”为例,向记者解读木玩搭乘文创所爆发的惊人潜能。   这个年轻的“80后”,十年前组建了自己的创意团队,是云和县最早生产“古典益智木玩产品”的企业家。与大多数同行不同,游小卫聚焦于木制玩具和中国传统文化嫁接,以“研发吸引成年人的木制玩具开拓国内市场”。   “我们卖不一样的产品,赚的是?‘闲钱’。”游小卫说,做休闲益智玩具的想法是当初接单做出口时冒出的。“我发现老外喜欢在闲暇时喝咖啡玩益智游戏,这种建立在?‘闲情逸致’上的木玩市场,超乎了我的想象。”   深受启发的他决定开创自己的品牌进攻国内市场。“一开始确实栽了跟头。”产品初上市时,公司四处参展,但结局都是“卖不动”,“亏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们渐渐总结出,成年人愿花时间玩玩具,肯定是在空闲时,这部分消费群体多集中于旅游景点或候机、候车厅,所以我们做市场拓展的时候开始有的放矢。”   真正确定市场源于一次出游。“2009年我带儿子去嘉兴西塘旅游,发现那里几乎没什么正规品牌的专卖店,我想买一件伴手礼都没有。”偶然间,游小卫拿出随身携带的木制玩具在玩,没想到引来许多游客的好奇。   “原来我们云和木玩这么火!”正是这个刺激,让他当下就决定转战国内旅游市场,并聘请了国内外知名益智玩具专家组建顾问团,在五年间研发出了近千种产品。随后率领旗下的“木游玩家”连锁店在国内5A级旅游景区“攻城略地”,时门店总数达到46家,年销售额增速逾37%,去年产值达到6000多万元。   和游小卫打开成人市场不同,45岁的浙江金马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马达伟则是在造一个以木玩为主题的儿童旅游项目——“第三空间”,一个不同于家庭、幼儿园的活动中心。   在这个空间,以木制玩具体验为载体,以童话故事为场景,设有优优象儿童健康餐厅、儿童主题ⅥP餐厅、童话游戏学习区等功能区,孩子们在这里体验自由,释放天性,并通过科学系统的活动策划,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力、社会交往能力和组织能力,提升情商。   从“木头玩偶”到“文化创意”,企业通过了“卖产品”向“卖文化”的跨越;从“产业之城”到“童话世界”,云和则实现了“卖产品”向“卖生活方式”的跨越。如果说40年前的木玩企业家就像迷惘的园丁,守着“木玩”这棵不知名的植物,不知该施什么肥、更不知它会开出什么花。而40年后,转型的云和木玩则被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变得更加“有血有肉”,充满活力。(完)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