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毛绒玩具 广州毛绒玩具 公仔批发加工工厂 毛绒玩具生产厂家 – 广州扬帆毛绒玩具厂

玩具企业:玩“转”出口不容易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玩具一直是广交会二期的重要参展商品。面对当前严峻复杂的外贸形势以及来自东南亚等后起之秀“来势汹汹”的竞争,我国玩具出口企业如今的日子好过吗?是在经历着转型之痛,还是已经另辟蹊径找到新的蓝海?   在第117届广交会二期展会上,玩具企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传统玩具生产企业艰难转型,虽然也有花样翻新的产品推出,但人气却不高,反倒是以生产电动玩具、遥控模型等新型玩具为主的企业表现更抢眼。   作为世界的玩具生产和出口国,中国玩具出口额去年逆势增长了41.37%。可是这一增速能持续多久?玩具产业如何“玩”好转型升级?   走老路前途渺茫   “做了20多年玩具,现在越来越难。”广东华侨欧胜企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秦元春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该公司主要生产玩具、童车等产品,“现在盘子就这么大,来抢肉的却越来越多”。在秦元春看来,玩具产业已进入红海:一面是越割越小的市场份额;另一面是玩具生产企业在“降价—偷工减料以降低成本—销路变窄—继续降价”的恶性循环中逼近死亡线,“靠走量或降价方式做玩具将是死路一条”。   随着市场逐步饱和,传统玩具出口高速增长难以为继。自2010年以来,传统玩具出口速度持续放缓。“大环境不是很好,今年能增长5~10个点就很好了。”杭州环宇集团从1991年开始做陶瓷娃娃,现在已经扩展到生产0~3岁婴幼儿玩具,产品主要出口至美国、英国、法国等市场。该公司玩具事业部总经理徐涣涣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如果靠传统代工或贴牌的方式将难以生存。   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嘉发展有限公司四部业务员伍洋告诉国际商报记者,现在愿意从事这个工种的工人越来越少。   伍洋的困扰来自于严重的工人老龄化:50%~60%的工人在40~50岁,甚至还有15%的工人年龄在60多岁。“这已经不是成本的问题,而是招不到人,这不得不令人思考这个行业将来能否继续存在。”   转型升级怎么转   “贴牌继续做,更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东西。”徐涣涣表示,杭州环宇集团已花大量精力研发设计新产品,并推出了一些自主品牌,“目的在于转变过去单纯贴牌、代工的路子,提升产品竞争力”。   不过,这些努力并不见得就能迎来发展的艳阳天。“创新设计的产品很容易被模仿,企业没有精力也来不及维权。”徐涣涣表示,根本问题在于传统玩具行业技术含量不高,创新也仅是在形式上做变化,侵权的门槛和成本都很低。   在销售渠道上,很多企业通过电子商务和转销国内等方式来实现。不过,秦元春则表示,这也存在难度。一是在实体店层面,国内需要高昂的入场费,渠道费用高;二是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已经有很多玩具企业入驻,竞争比较激烈;三是电商平台需要装饰、竞价排行等费用,成本也在上涨。   传统玩具产业行路难,即便在转型升级的路上也充满艰辛,前途未卜,更多的玩具企业还处于探索之中。   记者在广交会上观察发现,相比于传统玩具,遥控模型、智能玩具等新型玩具更能吸引采购商的眼球。或许,这也是传统玩具企业走出困境的一个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我国最重要的玩具生产和出口基地,广东已经开始推动更高层次的玩具产业转型升级。广东省玩具协会会长李卓明表示,玩具行业的前途在于积极创新和转型,并且继续深入挖掘新兴市场和国内市场。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