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玩具医生16年奇特“医者之路”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李肇泽的玩具店位于中环心脏地带,创业难,守业更难,就是坚持二字,让他守了16年 大公报记者 麦润田摄

  据大公网报道,这间“医院”没有高端的仪器,没有专业的医疗团队,只有针线、剪刀、胶,以及一间仅300尺、藏有数千件玩具的铺头充当“手术室”。51岁的李肇泽(Ambrose),可能是全港的“玩具医生”,为不少客人修补过感情缺口,把一件件客人曾经珍而重之的旧玩具还原得完好无缺,除缝合了无数破损的心灵,玩具更承载他人生一段珍贵的回忆。岁月催人老,近年他患上弱视,16年的医者之路恐快将结束,眼见后继无人,他不无唏嘘地说,“唯有一尽医者父母心,做得几多得几多”。

  Ambrose小时家境不算富裕,父母很少买玩具,好不容易在中环永吉街买了一只用胶绳织出来的胶龙,虽然在六个兄弟姊妹中排第五,他也要争崩头才有机会玩一玩。随着兄姊出身,家境渐有改善,他在加拿大的大学修读工商管理毕业后,在当地卖建筑用料的公司工作。“原本没有打算回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趁香港商铺租金大跌乘机回港创业。”

  Ambrose忆述,小时候为了“扮大人”,把自己最爱的玩具弃掉,证明自己“大个仔”不再需要玩具,但到了18岁取得成人身份证,却后悔自己一手把昔日的回忆抛弃,于是开始四处寻找儿时玩具,30多年来犹如一名“傻佬”疯狂收集玩具,逾万款的战利品堆满了1000尺的货仓和300多尺的玩具店,他笑言,“一蚊一件卖出去都发达”。

  
几千玩具 如数家珍

  在中环这个商业区的心脏地带,以为只有高消费的商店,但一间300多尺专卖欧美玩具的店铺,已低调地扎根中环太子大厦16年,它没有华丽的装潢,但拥有数千款的玩具,犹如玩具博物馆,让人目不暇给。它的玩具之多,叠满至天花,千辛万苦才找到一条小路,本来空间十足的玩具店,不消十数步已走完。

  店内没有时兴的玩具,全都是古董,Ambrose坚持不卖“周街都有”的玩具,“我卖的如果在外面也找到,就没有必须开在中环。如果客人提起一个我没有的玩具名字超过10次,就算是再普通的,我无论如何也会入货。”因为他相信,每个年代均有时兴玩具,当时下的孩子日后长大,他们定会到处寻找儿时玩具,那现在入的货,便成就了他日的回忆。

  玩具的价值与售价无关,关键在于,无论平贵,均可带给人们快乐。世上正是有一些特别重情义的人,即使古稀之年,仍对陪伴自己数十载的玩具不离不弃,甚至破旧了也千方百计要补救。Ambrose怀有一颗仁爱之心,爱玩具的人,绝不愿意看见玩具因烂得救无可救而令人伤心的画面,他收藏玩具的同时,亦展开“医者之路”。

  
镇店之宝 静候缘分

  Ambrose的卡片印着“ToyHospital”(玩具医院),他是Teddy Bear(玩具熊)“专科医生”。他自小钟爱Teddy Bear,30多年来收藏的Teddy Bear多不胜数,最爱同时是镇店之宝的就是一只“出生”于1925年、面目狰狞的Teddy Bear Peter,在20多年前买得,若现在碰到有缘人,卖价至少要六位数,果然珍贵!

  玩具旧了可以扔掉,但舍不得扔的又如何处置?Ambrose重视玩具身上每一道疤,每次都会尽心修补,他说,毛公仔普遍的“疾病”,都是鼻子与嘴部破烂、棉花外露,“客人经常揽着公仔,亲亲鼻子和嘴,不烂才出奇。”修补公仔其实不难,任何人只要拿起针线、剪刀即可“医生上身”,难就难在,破烂玩具的配件不好找。“试过有公仔被狗咬烂至四肢不全,修补不了;亦有客人拿了一个布音乐盒来修理,但我找了两年都找不到开关掣,像傻佬一样狂找都找不到。”

  
惜物恋旧 妙手回春

  修补玩具没有固定的“诊金”标准,一般由500至1000元起,最贵的一次收费要3000多元,是一个机械人。Ambrose修补一只Teddy Bear需时两至三天,但不是所有“病”都懂得治疗,有的较复杂,需要看不同书籍,甚至求教镀金师傅。现时“轮诊”的有六件玩具,以每年修补10数件玩具计起,这十多年他已经抢救过数百件玩具的生命。“不是你多付钱就可以快点取货,若玩具的故事愈是感人、愈有意思,才会考虑打尖。”他忆述,曾为了急急起货予客人,被刀仔割伤,血如泉涌,无计可施,唯有用胶先封住伤口。

  玩具见证着一个人的成长,不少人都希望把这份回忆好好收藏,偶然回味一番。因此Ambrose不仅是把玩具维修、翻新还原,还负责延续玩具与主人之间的感情。“最满足是看见客人取回玩具心满意足的样子,那种成功感是不可代替的。”

  花了人生大部分的光阴寻找心头好、当了16年“玩具医生”,Ambrose自得其乐,但即使逾十万元的Teddy Bear Peter已握在手中,心里却记挂着那只儿时跟兄弟姊妹争崩头的胶龙。“寻寻觅觅,找了30年,只能在上环摩罗街找到同样是用胶绳织出来的胶狗,如果能与胶龙重遇,就算花万元亦在所不计。”事实上,那只胶龙没有什么特别回忆,但Ambrose认为,因为一直找不到,才会让人念念不忘。始终,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是最珍贵。(记者 李盛芝)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