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30年:授权玩具生意经的 样本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在2015年星战粉丝庆典上,一位星战粉丝对我们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品牌能跟它一样,粉丝如此忠诚,我想那可能是苹果公司?”

  2012年6月29日,在得知一个消息后,Pablo Hidalgo需要找到一张椅子先让自己坐下来。

  他的老板Miles Perkins当天告诉他,他所在的公司—卢卡斯影业计划继续拍摄《星球大战》(以下简称“星战”)第七部、第八部和第九部。不久后这也意味着,这间私人公司成为了已经拥有皮克斯(Pixar)和漫威(Marvel)的迪士尼家族中的一员。

  Pablo Hidalgo如今是卢卡斯影业的对外传播经理,但他有个更有趣的身份——“星战的百科全书”,因为他可能是整个公司里边星战知识最丰富的人,脑子里装着1.7万个角色的各种信息。在获知重启星战制作消息之前,他刚刚完成了一本巨著,《读者指南》(The Essential Reader’s Guide),里边包含了星战的长篇故事和已出版的大多数短篇的核心内容。

  “我只是对星战知识有一种特殊的记忆能力。”在离旧金山艺术宫殿剧场数步之遥的卢卡斯影业能容纳300人的内部放映厅里,他对《财经周刊》说。

  这对行动不便的老夫妇在星战粉丝庆典现场“成为”了莱娅公主和Han Solo。一位星战女粉丝装扮成绝地武士和天鹅湖的混搭形象。星战粉丝联盟501军团的创始人Johnson的女儿患上脑癌之后,他请人专门制作了粉色的机器人来陪伴她。星战7预告片中的机器人BB-8可能成为粉丝的新宠。

  至于那个关于“未来三部曲”的新计划,意味着他首先要运用自己的知识优势,向迪士尼解释整个星战里庞杂的各类角色—也就是如今人们熟知的知识产权(Intelletual Property)。同时,他还要向忠诚的星战粉丝们传递一些新消息—这显然振奋人心,但又情绪复杂—在2013年8月的迪士尼粉丝大会(D23)上,他向星战粉丝们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演说。

  “Noooooo!”这是很多星战粉丝最早获知收购的反应。曾在卢卡斯影业负责维护粉丝关系长达15年的Steve Sansweet回忆说,“人们会愤怒地抱怨,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Darth Goofy’这种奇怪的东西(Darth是星战中反派角色,Goofy是米奇故事中有点愚笨的角色高飞狗)。”

  其实Darth Goofy早在收购前7年就已经存在了。人们的确很快看到了不计其数的迪士尼和星战角色的跨界产品。但接下来的两年,来自粉丝的怀疑渐渐让步给了乐观。

  迪士尼的收购实际上重新激活了它。

  2014年11月,星战第七部《原力觉醒》(The Force Awakens)首部预告片出来当天,很多人暂停了手头工作,72小时内有4000万人观看了这部88秒的预告片。

  粉丝扮演的《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当中的Juhani和绝地武士。Kathleen Kennedy在接任卢卡斯成为总裁之后,找来《星际迷航》导演J.J.Abrams担任星战7的导演。星战庆典上的装扮最重要是与众不同,哪怕只是个警察。加州安纳海姆举行的2015星战庆典,在伦敦同步直播。

  更加沸腾的一刻发生在2015年4月16日。

  第二部预告片出现在星战粉丝庆典大荧幕上—黑暗中静默数秒后,当哈里森·福特饰演的Han Solo说出“我们回家了”的一刻,下面的粉丝狂热地欢呼不已。它迅速成为Twitter上的热点,还出现了专门的星战emoji表情。

  要想更好地理解卢卡斯所创立的这间公司和这个持续至今的品牌,的方式就是来到这样的现场。

  这已经是第十届星战粉丝庆典,在此之前,它发生在柏林、伦敦、奥兰多等地。今年有共计6万人聚集到位于洛杉矶东南方28英里(约合45公里)处的安纳海姆会议中心。集结在加州日光下的星战粉丝带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口音,他们从阿拉斯加来,从爱丁堡来,从加勒比海在佛罗里达转机而来—那里可没有什么直飞的航班。会场入口的玻璃门上到处贴着“所有的票已卖光”的告示。

  卢卡斯本人并没有出现在今年的庆典上。3年前,他已宣告退休。和美国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合作多年的知名制片人Kathleen Kennedy接替了他的职位,这是他在把公司移交给迪士尼之前做出的一个最重要决定。

  即便随后诞生了一系列新影片,比如卢卡斯和斯皮尔伯格共同打造的印第安那·琼斯的形象,卢卡斯影业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一间“星战公司”。星战全球累计票房收入如今已达59亿美元(约合367亿元人民币),迪士尼收购的关键也自然是基于星战的未来收益。

  Kennedy的确为卢卡斯影业带来很多改变。“过去3年,某种程度上我重组了这间公司。”她对《财经周刊》说,“它已经很多年没什么电影出来,而我一辈子在做的事情就是拍电影。我做的件事,就是让大家意识到,接下来会有很多的电影和电视节目。”

  她帮助在公司内建立起“故事”和“数字互动”部门—在此之前因为卢卡斯本人的角色,这个家族企业完全不存在这些。“一旦你意识到接下来有很多事情要做,就需要拥有一种组织。”她还设立了ADG部门(Advanced Development Group),来维系旗下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1975年由卢卡斯成立的一家电影特效公司)在特效领域的地位—尝试虚拟现实等各种新特效形式。工业光魔一直承担着制作特效镜头的压力,其中很多镜头都从未尝试过。

  但Kennedy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依然是连续两年出现在星战粉丝庆典之上。

  没人能够否认,卢卡斯影业本质上是一间由粉丝驱动的公司。Kennedy在舞台上说,“每个卢卡斯的员工都是粉丝,迪士尼的很多人也都是粉丝。每个粉丝都有个星战故事,一代又一代的这种体验非常重要,它才是星战文化。”

  Pablo Hidalgo正是从粉丝转为这间公司员工的代表。在2000年加入卢卡斯影业之前,Hidalgo联合创立了“星战迷联盟”。今年39岁的他,也是美国人当中典型的星战一代。

  绝地武士和黑武士在粉丝当中可以成为好友。星战粉丝中也有大量小朋友,图为他们扮演的ewoks。粉丝扮演的红色眼球的索龙元帅。机器人R2-D2的扮演者其实是侏儒演员Kenny Baker。图中为在星战6中扮演伊渥克人的另一侏儒演员Warwick Davis。

  “就像那些星战粉丝会告诉你的,星战不是关于发生了什么,而是关于这个故事是如何讲述的,它有着精致的细节和结构。” Hidalgo说,“它被设定在一个令人信服的宇宙当中。你可以确信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它是一个你希望一再重返的地方。”

  这个粉丝用自己的理解诠释了星战的准则,又将这些准则传递给喜爱它的几代人。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