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欲坠的玩具反斗城迎来新掌门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零售界的玩具连锁店迎来了一位新掌门,他的加入可能预示着投资者们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又有机会买卖玩具反斗城(Toys “R” Us)的股票了。

  在过去几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除了Facebook上市后持续六周的股市寒冬以外,IPO的大门始终敞开,但一宗期待已久的交易仍然置身局外。玩具反斗城依旧是私人持股公司,即使在金融危机前被杠杆收购的大多数同行都已经重新上市,不再属于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私产。现在,随着在指导公司上市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大卫·布兰登(David Brandon)接过权杖,玩具反斗城重返公开市场再次开始倒计时。   在去年秋天辞任密歇根大学体育主任后,布兰登加入了玩具反斗城。从大学体育界重回商界不像听起来那么突兀。首先,一流的大学橄榄球和篮球队现在就运营得像家一流的公司。其次,布兰登在回到母校之前,曾带领多家公司上市。   布兰登为达美乐比萨(Domino’s Pizza)效力过11年,帮助带领这家公司实现了餐饮企业史上规模的IPO(他现在仍然是该比萨连锁店的董事长)。此前,他管理着瓦拉西斯传播公司(Valassis Communications),他也带领该公司上市。现在,他加入了一家债台高筑、自从IPO高调夭折以来步履维艰的公司。   这个故事可以追溯到金融危机发生之前。2005年,玩具反斗城同意以6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KKR、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和沃那多房产(Vornado Realty)组成的私募财团。到2010年,这家金融危机后仍然健在的公司打算重返公开市场,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上市计划。   但该计划从未付诸实施。经过几年的悬而未决后,由于重要高管离职和销售成绩不断下滑,玩具反斗城在2013年3月取消了上市计划。差不多同时,在被私募收购时进入该公司担任领导职务的杰拉尔德·斯托齐(Gerald Storch)辞任CEO。几个月后,他被长期供职于玩具反斗城的安东尼奥·乌尔塞莱(Anto nio Urcelay)接替。现在,这个职位属于布兰登。   “玩具反斗城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零售商之一,能在这家公司里担任如此重要的领导职务令我深感荣幸。”布兰登在宣布其任命的新闻稿中说道,“我相信未来会更加美好,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大干一番。”   那些更美好的日子可能将包括再次上市,但目前布兰登和该公司对此保持沉默。   “我们的重心仍然是进一步夯实基础,以实现可持续增长。”玩具反斗城的发言人说,“我们没有为实现这一目标制定时间表。随着我们坚持不懈地推动营收和改善其他的重要指标,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随着收购10周年的临近,这家零售商的私募老板们已经面临着一笔持股时间比平常更久的投资。   尚未发生的玩具反斗城IPO并非没有引发争议。去年12月,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向10家华尔街公司开出罚单,原因是这些公司试图在这宗本拟于2010年实施的IPO中分一杯羹,作为回报,他们让研究分析师提供有利的分析报告。   布兰登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不利于玩具反斗城的竞争环境中,重振这家债务高企的零售连锁公司。   该公司在今年1月报告称,年末假期购物旺季的同店销售额下滑2.7%,但毛利率有所提高,这得益于更出色的促销活动和定价策略。海外销售额在2014年年末假期购物旺季增长1.2%,但不利的汇率波动可能将吞噬掉海外业务的进一步增长。今年3月,该公司表示,2014全年净销售额略增0.5%,至124亿美元,但其中不包括汇率变动造成的2.43亿美元损失。   今年5月,花旗集团(Citi)信用分析师在写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玩具反斗城的季度业绩难以与去年同期相比,因为和电影《冰雪奇缘》(Frozen)有关的玩具提振了去年同期的销售,但改进的网站和移动应用可能有助于今年的业绩。   去年秋天,穆迪(Moody’s)维持了对玩具反斗城信用状况的负面展望,尽管新的债券发行将该公司的债券到期日延长至2017年。“负面展望反映了穆迪对该公司难以大幅改善其营业表现的看法。”穆迪如此说道。此外,羸弱的信用状况“仍然受制于过高的杠杆收购债务,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使债务与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的比值降到6倍以下”。   玩具反斗城可能正在与时间赛跑,对于一家高收益债券发行者来说,在利率处于历史性地位的大好时期,仍无法显著改善自身债务状况。很多债券持有者认为,当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最终开始加息的时候,外部环境将发生逆转,并且这种逆转有可能在加息之前就提前发生。   去年秋天,穆迪对玩具反斗城的商业前景更为乐观,声称虽然这家公司“面临着沃尔玛(Wal-Mart)、塔吉特(Target)、亚马逊(Amazon.com)和百思买(Best Buy)等可怕对手的挑战”,但该公司仍然拥有很高的市场地位,并且与美泰(Mattel)和孩子宝(Hasbro)等供应商保持了重要的合作关系。在今年5月一份针对“千禧妈妈”的调查报告中,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把玩具反斗城列为受到“零售超市”趋势影响的公司。塔吉特和克罗格(Kroger)等连锁超市试图为忙碌的消费者提供一站式购物服务,因为那些消费者希望在一个地方就可以找到从玩具到杂货的所有东西。    译 于波 校 李其奇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