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淇淇毛绒玩具厂

《捉妖记》导演许诚毅:中国动画不差资金技术,缺的是耐心

玩具定做,玩具订做,玩具定制,玩具oem厂家 –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

《捉妖记》导演许诚毅:中国动画不差资金技术,缺的是耐心



《捉妖记》导演许诚毅:中国动画不差资金技术,缺的是耐心

  这个暑期,国产电影的表现让人振奋。据国家电影资金办统计,7月的电影市场以54.9亿元票房,创造了中国电影月度票房纪录。其中,国产电影的票房占比高达95%,仅《捉妖记》就突破20亿票房,创国产电影票房新高。

  井喷式增长背后的原因何在?是偶然还是必然?业内关于这个现象级暑期档的讨论从未停止。8月11日《捉妖记》导演许诚毅前来参加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演讲。《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并采访了电影界资深从业者、研究者,对暑期档国产电影火爆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及发展趋势进行了深度探讨。

  
◎每经记者 丁舟洋 吴林静

  采访结束后,《捉妖记》导演许诚毅拿起水性笔,在短短7秒内,一只“胡巴”跃然纸上。而他“画”完整部《捉妖记》,却用了7年。当商业电影已成为快消品的时代,或许很多人认为7年的制作时间太久,但许诚毅却表示,这个时间“不赶,刚好”。

  无论是《怪物史莱克》、《驯龙高手》还是《捉妖记》,许诚毅执导的电影均是票房吸金石。拿过奥斯卡动画片奖的许诚毅,当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聊到《捉妖记》20亿元票房以及IP(Inte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商业规划时,却露出些许笨拙。他连称自己“不是内行,没想过要赚钱。”甚至让《捉妖记》的投资人江志强做好亏钱的打算。

  中国影视圈从去年开始,进入了IP争夺的白热化阶段。收购一个好IP,去拍电影、做衍生品,似乎是一条暴富之路。而已原创出多个绝好IP的许诚毅,对这块商业资源表现得有些“云淡风轻”,他屡次表示“用IP赚钱,我真的很笨。”在他看来,国产动画电影不缺技术也不缺资金,缺的是耐心,“多给一些时间用心做电影,市场自然会有反映。”

  
没想过要赚钱

  NBD:《捉妖记》票房过20亿元,不仅刷新了国产电影的纪录,还超越《变形金刚4》成为中国电影票房榜亚军。这样的成绩是否超过您预期?

  许诚毅:真的超预期,我完全没想到。上映之前我真的压力很大,其实当初只是希望电影不要赔太多就好。大家都知道《捉妖记》的男主角最初是柯震东,都拍好了,后来因为柯震东出事,所有的男主角镜头都要换人重拍。相当于江老板(即江志强)投了两次钱、拍了两遍。我又做动画电影出身的,头一次拍有真人的电影,没经验,觉得别给江老板亏钱就好了,没想过要赚。

  因为从中国电影暑期档过去的票房经验来看,去年7月国内票房除了《变形金刚4》以外,都没有破十亿的。所以我们就预期《捉妖记》的票房在5、6亿元。但其实6亿都还是亏的,《捉妖记》投资3.5亿元,抛去与电影院的分成,要10亿票房才能回本。上映前我希望老板接受亏本的结果。

  NBD:现在,《捉妖记》的放映期将延长到9月16日,您觉得票房上还会有更大的突破吗?

  许诚毅:《捉妖记》在7月上映票房成绩已经比春节档期还好了。我觉得差不多了吧。

  NBD:除了《捉妖记》,今年的暑期档还有几部国产电影也表现出色,比如《大圣归来》。您怎么看今年暑期国产电影爆发的现象?您觉得这种火爆现象是昙花一现?还是国产电影春天来临?

  许诚毅:中国电影的发展情况非常好,在好的时间里,出现了对的电影,我觉得票房就会有反映。《大圣归来》票房冲到8亿、9亿元,我真的很开心。

  以前中国的动画电影票房最厉害的就是《熊出没》,大约3亿元就已经很好了。看到有那么多人热衷于做动画电影,我替他们高兴。我之前长期在美国做动画电影,可能将来也有机会在中国拍纯动画电影。而且现在动画电影表现好,也会激发更多人对投资动画电影的兴趣。

  NBD:您刚刚提到“对的电影”票房会高,您觉得什么是“对的电影”?

  许诚毅:对的电影就是用心做的电影。我觉得《
大圣归来》《煎饼侠》《破风》,还有即将上映的《翻滚吧!肿瘤君》,都是用心做的电影。其实我拍的时候真没想这个电影要赚钱,我只想把故事讲好,做一个观众喜欢的电影。我看到最开始是年轻人来看《捉妖记》,后来年轻人又带孩子来看、带他们父母来看,我特别感动。

  NBD:中国商业电影发展那么多年来,少见“又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您觉得制约其发展的原因何在?

  许诚毅:就拿我熟悉的动画电影来说。我觉得现在国产动画片已经没有发展的限制了,以前大家不敢投资动画片,因为资金是制约。现在资金已经不是问题了,希望大家多给国产动画电影一些时间,毕竟不会每一部都像《大圣归来》这么成熟,美国的动画片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别把IP想得那么厉害

  NBD:国产电影掀起了一阵收购IP的热潮,您觉得好的IP是电影制胜法宝吗?

  许诚毅:我觉得不见得要把IP想得那么厉害。回国后,我曾参加过一个动画片的讨论会,我在说动画片是怎么拍的,别的人都是在说动画是怎么赚钱的。IP怎么赚钱,这方面我真不是专家。《捉妖记》最初也想过要收购一个IP,我在梦工厂制作的电影有原创IP也有收购IP。但找了一圈没看到合适的,所以江老板就把我和编剧放在一起,闭关原创IP。

  NBD:如今“胡巴”这IP已经签约给安乐影视了,江老板有给你提出新的要求和新的期待吗?

  许诚毅:关于IP,我们真的很笨。电影出来后,我走在大街上看到好多胡巴的盗版玩具,做得好奇怪,我觉得胡巴好可怜,它不是长那样的。但当初我们确实只是想拍好一个电影,没有想到电影之外做衍生品。《捉妖记》上映前,我也问过江老板,能不能像《怪物史莱克》一样,和麦当劳[微博]合作推出一套《捉妖记》的妖怪玩具,一套4个,放在麦当劳套餐里一起出售多好啊。但江老板说我想法太天真,这不现实。果然,电影上映前我们没找到合作方。那好吧,我们就做电影吧。下一步江老板会对《捉妖记》的IP衍生品做一系列动作。

  NBD:上海美影厂厂长钱建平说,以后动画电影拼的就是视觉效果,您赞同这样的观点吗?

  许诚毅:其实从美国动画电影的经验来看,确实存在着拼特效的现象,梦工厂、迪斯尼、皮克斯大家都是你追我赶。但这是一种良性竞争,做特效的人看到市场上不断的有好东西出来,就会相互学习。

  NBD:《捉妖记》的特效团队里还是有美国特效公司,是不是国内的特效水平还有待提升?

  许诚毅:《捉妖记》也有国内特效团队,我和国内的特效人才也合作过。其实他们都是很好的,也很想做好的东西。但有时候环境不允许,有的电影公司对特效要得特别急。比如一个特效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做好,但片方只给两个星期,就没办法了。

  最初我有回国拍动画片念头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对投资我的电影感兴趣。有人问“六个月可以拍完吗?”我说六个月对于动画片来说时间真的不够。有人说“我们先找个地方盖一座动漫基地吧。”我不理解盖房子和动画片有什么关系。后来我和江老板合作,他很坚持,也从来没跟我提过钱。《捉妖记》的特效做了差不多一年半到两年时间,这其实就是比较好的动画电影需要的特效时间。总的制作周期就更长,《捉妖记》从萌生想法到诞生差不多用了7年。

  
放映档期变长是趋势

  NBD:国产电影存在“走不出去”的现象,像此前在中国票房很好的《泰囧》在海外市场票房惨淡,您对“国产电影出海”怎么看?

  许诚毅: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捉妖记》没想过要去海外市场。我最初的想法就是要拍一部电影给中国观众看,不是给海外市场看。如果说我在拍的时候有没照顾到的地方,那就是海外观众。

  NBD:从好莱坞梦工厂回到中国电影市场,机制有什么不同?有哪些值得中国电影借鉴?

  许诚毅:有人问我,是不是好莱坞的影片制作有“20分钟要设置个什么”的规律,其实我们真的没有。做《捉妖记》的时候,我是从一个观众的角度去看。比如开头有一些戏,从观众角度去看太慢了,就把这些拉紧一点。

  上映前,我们会把《捉妖记》给100多位观众看,做观影调查,看他们的反应。有一些我们预设观众会笑的,他们没有笑,这些东西就删掉。观影调查从影片正式放映一年前就开始做。但在中国做观影调查比较难,因为观影调查给观众看的是动画电影的故事版,特效还没做出来,影片看起来比较粗糙。好莱坞观众比较接受这种方式,但中国观众这种习惯还需时间培养。

  除了观影调查这项机制以外,在美国上映的电影还有足够长的档期。电影院能同时放映很多部电影,而且上映档期相对较长。比如《怪物史莱克》在美国放映了5个月,《阿凡达》上映了7个月。现在看来这么长档期在中国院线是不可想象的,但未来是这样的趋势。


>进入:《大圣归来》特别专题


本文章网络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带来不便还请谅解